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朱鸿钧紫砂艺术:卻月壶,550CC;泥料: 黄金段泥
    紫砂艺术赏析:
造型有步元代青花扁壶遗韵,壶正面有沿袭汉代古雅的“延年”凸显篆书文饰。壶体线条婉转流畅,形态宕逸清润。虽是盈握之器,却有大品气度。布局循法,开合有度。侧观仿佛山峦叠嶂,气象万千,壶盖与壶体以相同月亏现状相互呼应,立意巧妙,如影随形,饶有情趣。壶体另一面镌录颂“月”之宋诗和古联语,大有“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之深邃意境!

    《卻月壶》和《瓦当半月壶》作为《皎月壶系》于2006年11月参加“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第八届中国(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精品博览会》暨《中国工艺美术优秀作品评选》”荣获“中国工艺美术创新艺术金奖”。
 

卻(却)月壶其款式为曼生所创,壶身似圆月,唯底部尚缺,而在形制上又切构思题意,壶顶圆腰嵌盖,与整体融切。钮为半圈,与壶身相仿,钮中空以补壶之实,虚实映照,互有呼应,使之不失灵动。

整壶形制蓄意深远,拙而空,沉而巧,大方古朴,实为佳器。

作品扁体造型,壶面微凸,最大的优势在于壶面的“满”,达到了恰如其分,“满”得舒服;壶侧微凹,凹的舒畅,凹的自然。壶嘴与壶钮、壶把布局循法,开合有度,协调自然,结构严谨,犹如潜龙出海,势不可挡。

作品凸光面刻饰 “双鸟桂枝图” ,上铭:攀蟾折桂——桂树团团翠欲流,灵根原是月中求;东风吹动黄金粟,散作人间富贵秋。

壶是优雅的,可以说是一个故事,一个情愫的寄托,一个无可言说的念想,一个美丽瞬间的定格……

蟾宫折桂:成语,蟾宫指月宫。攀折月宫桂花。科举时代比喻应考得中。引申为获得很大的成就或很高的荣誉,指金榜题名。蟾宫折桂提名日,大展宏图金榜时!

一个想在紫砂作品上进行陶刻有所建树的人,必须具有扎实的书画功底,必须以书画家的眼光,以诗人的气质,以陶艺家的技法,让自己的作品充满诗情画意,形成独具魅力的艺术风格。

作品正面钤有半浮凸显 “延年” 二字纹饰,结字随体曲屈富变化而不失古意,排列组织融古汇今,和谐匀称,布局 讲究,是继承传统与发展创新的完美结合,显示出汉代质朴浑厚的瓦当艺术风格,格调高雅,丰富了中国书法的艺术语言。

壶钮、壶把的虚空造型,各象是大、小两弦月,壶盖造型形状与壶体形状各为两轮半月,立意巧妙, 如影随形, 绕有情趣。

作品底部镌刻西藏梵文 “六字大明咒” ——唵嘛呢叭弥吽, 及《封神演义》集联: 鸿钧一道传三友,壶中妙法贯须弥。 作为 “禅陶居紫砂艺术” 品牌特色。 六字大明咒 “唵嘛呢叭咪吽” 是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咒,源于梵文,象征一切诸菩萨的慈悲与加持。六字大明咒是 “唵啊吽” 三字的扩展,其内涵异常丰富、奥妙无穷、至高无上,蕴藏了宇宙中的大能力、大智慧、大慈悲。此咒即是 观世音菩萨的微妙本心,久远劫前,观音菩萨自己就是持此咒而修行成佛的,佛名正法明如来。

创新离不开传统,创新必须从传统中生发才能更加具有生命力。本作品《却月壶》就是按照“中国陶都网《中陶e风》”2006年总第一期专刊内p30-31页登载的“天地方圆藏品——皎月映古今、 共赏却月”作品图片,进行仿制而成。既不失传统又具有现代意味,既不失实用功能又充满艺术性,同时充分体现紫砂材质特有的韵味和字画刻绘之间的融合性,用刻绘表达内心的真实感受,真正做到在一件紫砂壶作品上体现一个完整的艺术创作思路。

《却月壶》质朴古雅的风格不仅赢得文人雅士的青睐赞赏,在紫砂业内亦备受推崇。
 
版权所有 © 禅陶居紫砂艺术空间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120304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