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朱鸿钧紫砂艺术:寿珍掇球壶380CC;泥料: 原矿底槽清

    寿珍掇球,是清末至民国年间著名紫砂艺人程寿珍所作。程寿珍号冰心道人,他在“大亨掇球”与“友廷掇球”的基础上更大胆地三度创新,壶身更圆更丰满;壶口再放宽,壶颈再度拉高更显精神充沛;壶盖极度夸张,呈饱满的半圆球;壶钮圆珠适度放扁,在视觉上让壶盖的张力充分展开;壶嘴增加曲线的弯度;壶把飘逸舒展中见好就收,形成了一个 “耳朵”形曲线的优美空间,各部比例协调,多一分则累赘,少一分则缺憾。整体造型古朴敦厚、秀美醇和,壶钮、壶盖、壶身在视觉上形成了三“球”重叠之势。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掇球壶”在寿珍手中才达到了真正的“名副其实”和完美的审美效果。“寿珍掇球”在民国初年曾参加美国“巴拿马国际赛会”,这件工艺精湛、形态优美、有着

 
 

浓郁中华民族文化气息的作品,在该赛会上荣获唯一的“特别优等奖”,为中华民族工艺在世界上增了光。

 

作品隶书铭文:元.郑思肖诗句——满天浮动古馨香

紫砂融墨韵,铁笔镌艺魂。在紫砂工艺中,造型与装饰是两大重要部分,造型决定器物的大致形态, 装饰则加强整体的形式美,两者自然融合,相得益彰,洋溢着浓浓的文化气息。

作品质朴有致,壶身与盖,仿佛大小球累叠,以盖纽出气孔为中心点,大中小三球重叠,故名掇球壶。

休指葫芦比绣球,盖隆颈雅身圆溜。争夸闺秀存风范,远眺近观叹一流。

该作品镌饰:“蕙兰图” 及录 “宋.苏轼《题春兰》” 诗——春兰如美人,不採羞自献;时闻风露香,蓬艾深不见。

紫砂壶发展到今天,已经不单单是一件实用工艺品,而是集造型、绘画、书法、文学等各项艺术形态的综合体。

作品所镌饰的蕙兰,“态柔袅娜淡妆迎、韵含春色千般媚” ,充分显示了兰花的花语:美好、高洁、贤德、清幽。

作品所录 “宋.苏轼《题春兰》” 诗,是仿清人郑板桥书体镌刻,疏密错落穿插,产生跳跃灵动的节奏感,我们可以深刻感悟到书画同源的幽趣。

诗人爱兰咏兰画兰,是透过兰花来展现人格襟抱,在兰花孤芳自赏的贞洁幽美之中,认同的精神品性。

壶内购藏者特约镌刻:“得珠斋藏” 印纹。

使作品能够取得艺术的独到之处,更显得古朴雅致,颇受藏者喜爱。

作品底部的刻饰和钤印,是朱鸿钧紫砂壶艺术的特色和特点,一是显现了作者的文化程度,二是体现作者的艺术水准。既是对紫砂艺术的传承追求,也是提升紫砂艺术的文化内涵。壶依艺术而贵重,文 化随壶而传播。

寿珍掇球壶 380cc 原矿底槽清

作品铭文录“元.郑思肖”诗句: 满天浮动古馨香 甲午夏

镌饰:蕙兰图 春兰如美人,不採羞自献;时闻风露香,蓬艾深不见。

宋.苏轼 题春兰

卢国龙君嘱壶内刻 得珠斋藏

宜兴紫砂工艺厂 禅陶居紫砂艺术

国家级高级工艺美术师陶玄子鸿钧心造

鸿钧一道传三友 壶中妙法贯须弥

禅陶居朱鸿钧书法艺术:

书法艺术的结字美是又汉字的结字原则决定的。如篆、隶、楷本体要遵循重心平衡、比例适当、参差变化、疏密均匀等原则,在行书中则强调计白当黑、虚实相生、笔断意连、均衡等原则。书法结字的有规则性与无规则性的统一是中国书法充满魅力的重要原因之一。

 
版权所有 © 禅陶居紫砂艺术空间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12030409号